【醫療判決網路論壇 #03-3】醫療訴訟實務經驗分享(3) – 告知後同意

蕭世光律師

講者:蕭世光 律師

  • 台北醫學大學牙醫學士(第廿一屆)
  • 國立台灣大學法律學士
  • 民國86年律師特考及格
  • 台北市牙醫師公會顧問律師
  • 承展法律事務所律師
  • 專長︰醫療糾紛、工程糾紛與專利糾紛
[摘要]

 在第二場分享中我們了解到了醫療契約給付義務包含了告知義務,至此衍生出醫療訴訟實務常論之「告知後同意」,成了第三場之討論主軸。告知後同意於法據文,有醫療法第64、81條等法條可參,不僅涉及民事不完全給付之賠償,也可能涉及刑事之過失責任,指標判決有最高法院94年度台上字第2676號可參,影響甚鉅,然而實務上卻因個案情勢差異而或有未及之處,也成了醫療訴訟案件中常見的系爭事項。

 了解到「告知後同意」於醫療訴訟實務的重要性後,醫事人員在面臨第一線醫療行政庶務時或應更為謹慎,以期能保障病患權益,也能降低潛在的訴訟風險。

 最後,再次感謝蕭律師帶來豐富的實務見解。

 

(責任編輯:Edward)

【醫療判決網路論壇 #03-2】醫療訴訟實務經驗分享(2) – 民事求償請求權基礎

蕭世光律師

講者:蕭世光 律師

  • 台北醫學大學牙醫學士(第廿一屆)
  • 國立台灣大學法律學士
  • 民國86年律師特考及格
  • 台北市牙醫師公會顧問律師
  • 承展法律事務所律師
  • 專長︰醫療糾紛、工程糾紛與專利糾紛
[摘要]

 第二場延續醫審鑑定報告內容和效力的探討,並引司法週刊上,甘添貴教授投書談醫療過失責任之認定及黃清濱醫師談醫療鑑定應有之思維等文分析(醫療)事實判斷與法律判斷的區別。接著,以「民事求償請求權基礎」為題,討論醫療糾紛中的民事賠償實務經驗,有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2695號、最高法院53年度台上字第2354號、70年度台上字第1049號、92年度台上字第1057號、最高法院82年度台上字第267號、最高法院82年度台上字第267號、以及104年台上字第276號等民事判決可參。

 透過各級法院的判決,得以更深入學習醫療訴訟的實務見解

【醫療判決網路論壇 #03-1】醫療訴訟實務經驗分享(1) – 醫療訴訟實務概觀

蕭世光律師

講者:蕭世光 律師

  • 台北醫學大學牙醫學士(第廿一屆)
  • 國立台灣大學法律學士
  • 民國86年律師特考及格
  • 台北市牙醫師公會顧問律師
  • 承展法律事務所律師
  • 專長︰醫療糾紛、工程糾紛與專利糾紛
[摘要]

 辦理至此已有了兩次的三方會談,在醫師、律師及科技法律碩士學位學程主任的討論中有詳細的分 析與精闢的見解。而在接下來的三場會談中我們邀請到了具有醫療訴訟近20年資歷的蕭世光律師,出身牙醫背景,爾後投入法律界,在律師與醫師間穿梭多年的他,將帶給我們更多實務的經驗的分 享!

 第一場透過相關數據的陳列,帶著我們一窺當今醫療訴訟實務的趨勢,隨著病患權利意識的高漲,醫療糾紛案件肇生的機率也隨之提升,但也在政策推動醫療事件調解與《生產事故救濟條例》通過後 有逐年降低的趨勢。此外,也分享了「醫療疏失」判定的標準,強調醫審會所言之「疏失」與法律用 語上「過失」的差異,並有一套相對詳實的「醫事糾紛初鑑醫師指引手冊」,同時也援引了一個相當 罕見鑑定七次的個案——即台灣高等法院臺南分院92年度上易字第356號刑事判決。

 有了初步的概念後,激起了我們對近一步了解醫療訴訟的興趣,期待蕭律師下場次的分享!

 

(責任編輯:Edward)

【醫療判決網路論壇 #02】案例研析-麻醉事故案

(課程影片待補)

案例:最高法院 96年度台上字第1726號裁定 & 最高法院 100年度台上字第1352號裁定

  • 主持人:牛惠之 學程主任
  • 與談嘉賓:楊玉隆醫師眾博法律事務所彭德仁律師
[摘要]

 第二場案例係爭事項有二:麻醉醫師對於麻醉事故致使病患成為植物人應否負過失責任?、醫院對 於醫師之行為,應否負連帶賠償責任?我們邀請到了開業醫師楊玉隆醫師及眾博法律事務所彭德仁律師,並在科技法律碩士學位學程主任牛惠之副教授的主持下,展開討論。

 麻醉醫師責任,初審法院認定麻醉醫師採風險較高之長效肌肉鬆弛劑,為過失,二審法院則認定此為醫療裁量之合理範疇,但於插管失敗後未能立即進行氣切,係有違必需注意之醫療義務,仍為過失;後者法院認定固然醫院在選才時有對於學經歷、技術加以篩選,但針對個案並無據主張細查監督 而能免責,故亦應負連帶賠償責任。至此原告勝訴,卻同時針對此案又提起追加訴訟,請求裁判確定 後仍受之損害,包含看護費、醫療費,進而產生「一事不再理」之法理爭議。

 關於醫療疏失的部分,楊醫師補充道,以現今醫療法第82條及「理智醫師」的概念下,出於診治 病患之善意,難認同法院以「從病患結果來看,(氣切)時間比較遲」的說法。彭律師則認同醫療法 修正後考量進現實醫療情況將增加法院對醫療過程的判斷標準,但較不認同部分是在法律條文的適用 上,「違反注意義務且逾越專業裁量」到底是必要條件、客觀要件還是阻卻違法事由,仍是有待釐清的。

 關於「一事不再理」之法律原則,彭律師分析此案採取分割訴訟的方式,向法院提請分割(部分)請求,保留再提出請求的權利,此種方式常見於債務請求,是訴訟實務上所允許的手段,並非適用一事不再理。

 另外,針對追加訴訟中法院僅判醫院負賠償責任乙事,彭律師解釋目前司法實務是認同同一案有不 同的請求權基礎,原案以民法184、188條侵權行為做請求權基礎;追加訴訟則以民法224、227條 債務不履行、不完全給付為請求基礎,再加上追加訴訟時已逾侵權行為請求時效,且法律實務認為病 方跟醫師本人不存在契約關係,故僅能以病方跟院方存在契約關係為請求權基礎,進行訴訟,為一合 適的訴訟策略。延伸討論醫療法第82條第五項為呼應醫療糾紛不適用消保法後,回歸民法224、227 條,兩規範大致相容,對此,楊醫師有不同見解,「醫療機構」本身並無法「執行」醫療業務而是委 由「醫事人員」執行,若等同於前述民法條實屬累贅,應可採「系統錯誤」一說,解釋為將不可歸責 於「醫事人員」錯誤(如,器材老舊)之事項歸責於醫事機構,可能較為合理。

 最後,彭律師認為從這個案例可以發現醫療糾紛訴訟有相當多的策略,可與專業律師討論,目的是希望提升專業人員的水準。楊醫師則提醒醫療從業人員在執行業務時盡量更加小心謹慎,為病人謀取 最大的健康,也避免憾事發生。

 

(責任編輯:Edward)

【醫療判決網路論壇 #01】案例研析-硬腦膜下出血案

案例:臺灣高等法院 臺中分院民事判決104年醫上更(二) 字 000002 號

  • 主持人:牛惠之 學程主任
  • 與談嘉賓:附設醫院急診科陳俊宏醫師眾博法律事務所彭德仁律師
[摘要]

 此次案例係爭硬腦膜上出血手術中是否有過失導致術後硬腦膜下出血,及在肇事駕駛逃逸之情形下 醫師是否該負起共同侵權責任?我們邀請到了附設醫院急診科陳俊宏醫師及眾博法律事務所彭德仁律師,並在科技法律碩士學位學程主任牛惠之副教授的主持下,開展了一次深入且具有意義的討論。

 首先,陳醫師從醫療角度帶我們了解,在急診臨床上處理病人的目標、方法與可能責任有沒有什麼 不同,並請說明本案中涉及的「硬腦膜上出血」、「硬腦膜下出血」等發生的原因與車禍關係該如何 判斷?事實上,臨床對於硬腦膜下出血的診斷確實有局限性,從個案來看就陳醫師的觀點,醫院的醫 療過程應無失當。

 除了醫療角度的見解,法律層面的見解也至關重要,在此彭律師為我們闡述了在這個個案判決中很 重要的核心觀念——民法中的「共同侵權責任(行為人)」。此案致使被告受傷的駕駛因肇事逃逸直 至該案判決都沒有歸案,故原本應該是駕駛及醫院共負侵權責任,變成僅醫院需負侵權責任,也就是 對此一傷害結果負責,地方、高等法院也都依此作出院方須賠償的判決。雖然最高法院依「初級」及 「次級」損傷(primary & secondary injury)做出不同責任比例的判決,但仍與醫療實務見解中 「硬腦膜下出血」肇因為車禍而非醫院產生歧見。也因如此成了——「肇事者無責,救人者卻要負 責」的社會觀感,引起醫界譁然。

 在實事求是的法律架構中,我們面對醫療糾紛案件常常顯得「事後諸葛」,用後設的角度去凌駕醫 療臨場的專業判斷,是法律人的無奈,卻也讓醫療從業人員對法律失去信任,成了雙輸的局面。要如何從中取得平衡,以及所謂的公正、客觀,導向雙贏?

 

(責任編輯:Edward)